仅有纳达尔能在大满贯决赛把费德勒逼到如此境地

在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战胜费德勒之后,德尔波特罗拿下了人生中率先座大师赛亚军。而那相差他在美网决赛战胜费德勒争夺第一,已经仙逝了9年。德尔波特罗的好好表现也引发了人人的座谈,这位怀有暴力正手的阿根廷悍将,会成为二零一九年费氏王朝的搅局者吗?

图片 1

德尔波特罗和费德勒的“恩怨”起源依旧要追溯到二〇〇九年的美网男单决赛,五个人鏖战五盘,阿根廷人最终捧起亚军奖杯。往日,仅有纳达尔能在大满贯决赛把费德勒逼到如此程度。而德尔波特罗不同于纳达尔——并不是依靠疯狂的上旋球来获取分数,他也不同于后来的德约科维奇,依靠底线密不透风的守卫进而找寻机会压制费德勒的反手。

德尔波特罗更像是一个激进版的费德勒本身,他的能力和攻击性甚至更胜一筹。二〇一二年梅里达站、年底预热塞、二〇一三年波德戈里察站,阿根廷人成功了对费德勒的三连续胜利。上赛季五人第四次在帕罗奥图的决赛相遇,德尔波特罗还是给费德勒创造了不小的分神。德尔波特罗对战费德勒的决赛成绩是3胜2负,即使交手数量没有其他“巨头”,但这三场胜利都是在费德勒的“后花园”所得。

而是除了独立的原状,时刻与德尔波特罗联系在一块儿的,还有无限的伤病。他的手腕经历过多次严重的手术,但这些磨难并未击垮她的恒心。从她和费德勒在印第安维尔斯令人血脉贲张的决赛中就可见一斑。几个人对抗至最终一个抢七局才分出胜负,德尔波特罗顶住压力拿到了第十一场连续胜利。这位“第五大人物”的满血归来,也吸引了关于本赛季男子网坛更多的揣度。

在纳达尔饱受腿伤烦扰,穆雷还未从髋伤中还原,德约科维奇和瓦林卡也远未到极品状态的动静下,费德勒几乎将要一家独大“垄断”网坛。与此同时,新生代的显示则充足疲劳,德尔波特罗再度成为“搅局者”,给略显无趣的男子比赛扩展了部分悬念。在接下去的比赛中,他仍可以否落实突破,再赢大师赛甚至于再拿一座大满贯?这样的问题也许很快就将有一个答案。

相关文章